月梦星空

呐。。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一首歌《巷》,超级喜欢╮(╯▽╰)╭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我不这么认为。——戴妍琦
     “这位小姐,请问你是哪个府上的,为何我没看见你的通关文碟?”面对这位陌生男子的询问,戴妍琦有点慌乱,为什么呢,因为——神TM她是穿越过来的啊喂。。。本来吧,她好好地待在屋子里慢慢悠悠地填着自己留下来的h18的坑,昏昏沉沉就睡过去了,这非常正常。唯一不正常的地方就是为什么我一醒来就变成古代了啊喂。。。
“城里面积大的很呢,你怎么可能把所有人都记住!”戴妍琦底气不足地嘀咕着,还是被面前的男子听到了,男子若有所思,轻轻一笑,说道:“这位小姐风尘仆仆来到皇城,应该是有急事才忘记带通关文碟了吧。”“啊?哦,对,没错,就是这样的。”“那皇城有很多好玩的,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在其他卫士怪异的眼神中,戴妍琦跟着这名男子大摇大摆进了皇城。
      “谢谢你啊,刚才真是麻烦你了。”戴妍琦不好意思地对走在自己前面的男子说道。“哦,没关系,举手之劳。而且,你的眼睛让我想到了我的一位故人。”男子温润一笑回答道,眼睛里流过了一丝悲伤,戴妍琦没有注意到。“诶,对了,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两人走到一家茶馆中坐下,戴妍琦突然说。“名字?很重要吗?”男子疑惑地问道。“当然重要!将来留着报恩呢!”戴妍琦特意加重了口气,严肃说道,可是眼睛里的好奇还是出卖了她。男子今天是第三次笑了,随即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肖时钦。”戴妍琦差点没把刚喝到嘴里的茶喷出来,“队队队队长?”“嗯?什么是队长?”肖时钦歪了歪脑袋问道。“啊,那是我的家乡对恩人的称呼,以后我可以喊你队长吗?”戴妍琦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肖时钦意味深长地看了戴妍琦一眼,说道:“可以。”“喔噢,好的谢谢队长。”戴妍琦开心地叫道,心想终于不用改口了。。。。
      “不过你一个女子来皇城这里干嘛,这里马上就要出大事了你不知道吗?”肖时钦像想到了什么事一样转头望向了戴妍琦,阳光洋洋洒洒地撒在了肖时钦的脸上,再加上肖时钦有些认真的脸,如果再有一个眼镜的话,可能戴妍琦真的会认错人。真是可惜了,他不是他。戴妍琦心里这么想着,口上回答着肖时钦:“啊?要出事?”“对啊,这阵子都在传的,全国都知道了。”“哦。。那我就住你那吧,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肖时钦本来想套戴妍琦的话的,所以没有跟上戴妍琦跳脱的思路,顺嘴接了一句“嗯。”等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那边的戴妍琦已经在欢呼了。想必这个女孩应该流离失所了吧。肖时钦这么想着,微微叹了口气,把戴妍琦领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我的天,你住的地方那么漂亮!”戴妍琦一进大门就止不住的赞叹,可她又好像想起来什么“诶,等等,你早上不是在城门口查岗吗,怎么这么有钱?”她疑惑地问道。“啊,这些是官府赏赐的,也就一个小宅子。”肖时钦有些慌乱地说,不过粗线条的小戴还是没有发现,“那也很精致啊,没想到队长你这么有品味。”“承蒙夸奖了,你的房间在那边。”肖时钦听了一名官兵的话后,皱紧了眉,草草跟戴妍琦指了一下位置就跟着官兵走了出去。留下戴妍琦自已一个人在风中凌乱——队长我是路痴啊喂。。。。
      等到夕阳渐渐染红了天,戴妍琦倚在一根柱子上看着台阶上绿油油的青苔快睡着的时候,肖时钦终于出现了。“怎么样,房间还喜欢吗?”肖时钦问道。“队长,我不认识路。。。”“哦,是我忘记了,我来给你带路吧。”“诶嘿嘿,谢谢队长。”戴妍琦开心地说,并没有意识到肖时钦说话的奇怪之处,然后。。。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你没事吧?”肖时钦担心地问道,但转念一想,你是她什么人呢,为什么要这么关心她?你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去关心她?队长吗?好像现在已经不是了吧。。可是戴妍琦没有想那么多,兴致勃勃地跟肖时钦说:“队长,皇城里有什么可以做的吗?我想挣点钱。”“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自己的身体吧。”肖时钦看了戴妍琦一眼,无奈的说。“怕什么,我从小就是挨病挨过来的,这就是感冒,没事的。”戴妍琦白了肖时钦一眼,很不屑地说。“那也不行,你先把病养好才能去训练。”肖时钦严肃地说道。“训练?”戴妍琦终于发现了肖时钦这连续的口误,疑惑地问道。“啊,就是给你安排好了一份工作,明天就能去训练了。不过你得先把病养好。”肖时钦咳了两声,有些慌乱地说道。“哦,我知道了”戴妍琦把头低了下去,静静地思考着。
      其实这间房子还真是不错,肖时钦还给自己配了一个老奶奶来给自己作伴。戴妍琦坐下来,微微正色,向老奶奶询问道:“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回小姐的话,这里是F国。”“那肖时钦是什么来头?”“哦,在几个月前,突然回来的九皇子。”戴妍琦可不管什么九皇子不九皇子的,只是“突然”这个词仿佛给了她一个提示。“突然?”“是啊,听说九皇子都已经死了呢。也许九皇子福大命大吧。”“哦。。。我知道了,谢谢你~\(≧▽≦)/~”“啊,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老奶奶笑着回答戴妍琦,“这孩子真是可爱。”
      第二天,天空微微下着雨,很细,但是却让人不得不打着伞,戴妍琦根据老奶奶的话,左拐右拐,期间问了无数个人肖时钦的屋子在哪里,终于找到了肖时钦的屋子,看见他的门还没有打开,戴妍琦就站在离门几步远的地方,细细地大量着这间屋子。其实肖时钦没有睡觉,他一晚上都在想戴妍琦为什么回来到这里,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来带自己回去的吗?肖时钦苦笑一下,她应该巴不得队长不回去才对吧,那样就不用训练了吧。。他皱了皱眉,合上了一夜未看的书,推开了在自己面前的窗,正好看见了在雨中打着伞的戴妍琦。
戴妍琦叹了口气,正准备回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突然转回了头。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小戴妹子后来美滋滋地心想。细细的雨丝轻轻地敲打着戴妍琦的伞面,她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也同时抬头看向了肖时钦。不得不说,肖时钦的确很惊讶,不过他向戴妍琦笑了一下,以表礼貌。接着,肖时钦张了张口,想告诉戴妍琦一些什么,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心想,既然她很喜欢这里,自己就不应该出现才对吧。可是戴妍琦明媚地笑了起来,那笑容仿佛知道了肖时钦在想些什么一样,她小声地说,这声音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走吧,雷霆战队队长肖时钦,我带你回家。”

〖余张〗好巧,我也回到了这里,与你相遇。

其实吧。。一开始对于同人的热爱,是从全职开始的,然后莫名其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般就开始写我同学的同人,一写还特别上瘾你知道吧。。然后就出现了各种丧心病狂的同人。。在这里码一下,别回来丢掉了。。

【part.1     余方杰的场合】
又熬夜了呢。。余方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闹钟:五点一刻。还有十五分钟就要起床了,干脆别睡了吧,他这么想着,缓缓起身,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我家什么时候变这么乱了?!

自中考之后,余方杰就把家里所有有关学科的书整理了出来,包括有关张润哲的东西,都放到了另一个储物间里,只留下了几本比较重要,对高中有用的书留在桌面。可现在,桌子上摆的初三的英语书,应该是昨天晚上背英语然后睡着了吧。。还有,桌子上的相框里还放着张润哲的照片。哦。。那是在运动会的时候他偷偷拍下来的,奇怪的是那时张润哲并没有发现,虽然只是侧脸,但已经很满足了啊。。照片里的男孩有属于青春的朝气,眼神闪闪发光地看向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一定是开心的吧。想到这里余方杰稍稍出了神。但是。。桥豆麻袋,那也就意味着。。我回到了初三上学期?!余方杰扶额,努力让自己适应这个世界应该是有这种设定的,嗯一定是可以回去的。不过,现在让我去学初三的知识。。是不是有点欺负别人?(余方杰大大你好像搞错重点了啊喂。。)

日子还是那样过呗,余方杰抱着这样的心态(视死如归)地来到了学校。“哟,老余今天怎么来这么早?”身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声音余方杰一辈子都忘不掉,他转头往回看去,是张润哲。“你不也来这么。。早吗。”余方杰回了他一句,低头看了看表——七点十分,还差五分钟迟到。“切,我跟你不一样。我的傻儿子。”张润哲看了余方杰一眼,反唇相讥,却赶紧加快了脚步,迟到了真的要被老张罚的,抄岳阳楼记。想到这余方杰就打了一个寒颤,嗯,还是走快点为好吧。

余方杰不知道张润哲怎么想的,但是他对于张润哲的想法,很奇怪。好像不是喜欢,又好像他们只是那种关系特别好的那种哥们。但是,余方杰那个班的风气。。确实有些给里给气的,所以他们应该也是受影响了吧。余方杰一开始是这么想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余方杰渐渐认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逃避下去了,余方杰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喜欢与被喜欢的那种感觉,他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他对于张润哲的感情,绝对不可能是对好兄弟的那种感觉,好像逼它更要。。怎么说呢。。高尚一些吗?余方杰自己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害怕自己一旦明确了这种东西,怎么面对张润哲呢,对吧。干脆不去想他,把自己的学习成绩提上去就好了。余方杰当时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好像不需要学习了吧,而且自己对于张润哲的情感已经很清楚了,余方杰有点崩溃,当时的两个问题全部都解决了,现在他怎么办?直接和张润哲说?相信我,得到的回答肯定是那种“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的回答吧。余方杰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了,桥到船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

余方杰可以保证,打包票的那种,张润哲翻开书的时候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简单。”真的,当时余方杰没有反应过来,后来下课的时候——诶等等,他说初三的东西怎么那么简单。。不会吧。。我靠。

“诶润哲,你说初三上学期的东西是不是很简单?”余方杰当即扭头看向张润哲,不敢装出太认真的样子,笑嘻嘻地向张润哲询问道,笑话,他可不想让张润哲知道他又重头过一遍并且还喜欢他的事实。

“嗯?很简单啊。”张润哲顺嘴说了一句简单,但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但是没有改口。这让余方杰有些懵,说好的重生文套路呢。。作者你过来我来给你加个buff。。(方杰大大我错了。。)

—————————— —————————— ——
这节是体育课,老师好像格外的宽松,和大家嬉笑怒骂几句以及跳了四组绳之后就让大家自由活动去了,余方杰乘机溜进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开始捋清楚事件的经过 。

余方杰在之前,也就是还没重来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窝囊啊。。首先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喜欢男孩子的这个事实,其次,他有一段很悲剧的“恋爱”经历。

是在小学的时候,他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在四年级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向那个女生表露了心意,最巧的是那个女生也恰巧喜欢他,于是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那么草率的吗。。)但之后第二学期余方杰因为家里有些事情,没来学校领书,老师排位子的时候也就顺便把他排到了另一个女生旁边,余方杰觉得自己肯定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让一个喜欢自己自己却不喜欢的女生坐到自己旁边,还要帮她讲题。当然,那时的“原配”肯定吃醋了,就跟他闹别扭,无论他怎么解释都不听,最后越走越远,形同陌路。直到小升初遇见了张润哲。

其实一开始余方杰真的没有想什么奇怪的事情,笑话,刚经历过失恋的人你让他去喜欢一个男生?!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由于性格相像,他们很快成为了好兄弟,只不过张润哲的嘴太损了,但是余方杰的脾气好啊,嗯,顶多互骂个十几分钟就停歇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过了两年余方杰发现自己好像不能再逃避问题了,他必须要面对一个事实——他喜欢上了他哥们。我靠。。这也太劲爆了吧。。余方杰当时心里是震惊的,怎么回事?我什么都没干呢我怎么就弯了??也许不太像是喜欢,但是要比友情要更深一些。这种感觉连余方杰自己都说不清楚。当时学业也紧张,也就逃避了这个问题,努力学习去了。

所以,直到最后,余方杰都没有表白,甚至连张润哲的电话都没要,就算有,也不敢打。就让他过去吧。中考结束那天,余方杰这么想着,只要留在自己的记忆里就行了。可是。。现在你他喵的又让我回来了?!老子好不容易想忘掉了他,你让我天天面对?!余方杰有些崩溃,但还好的一点是自己关于中考的记忆还在,也算是对自己的补偿吧。(重点又错了。。余方杰大大。。)

余方杰挠了挠头,应该差不多理清楚了,便要准备站起身,顺便抱怨了一句“重生文都不敢这么写,竟然让我回来去向张表白啊。。也太牵强了吧。。诶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诶老余你在哪呢,打球去啊,诶呦你怎么在这,有生理问题就说出来啊,我绝对不会嘲笑你的”,这个时候张润哲恰巧走了过来,把余方杰吓了一跳,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余方杰默默地想,随即看向了张润哲,张润哲的神色同平常一样,一脸欠打。但好像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怎么,有生理需求还要我帮你解决?”“我靠你妈。”余方杰一边骂回去一边走出去,顺便揽住张润哲的肩膀。这个人的心里是从表面看不出来的,余方杰这点十分清楚。

——————————————
余方杰真的觉得让自己回来就是再来遭一次罪的,化学课要被听睡着了好吗。。“老余你赶紧睡,睡着之后我叫老师来喊你起来。”旁边坐的张润哲这时候推了推余方杰小声说道。“我可去你妈的吧。。”余方杰用仅存的理智回了他一句,便迫不及待地去会周公了。留下张润哲一脸苦笑,mmp这人还真是。。
晚上,QQ
“我去润哲你化学最后一题抄了吗?”
“没有。”
“。。。”“那你上课干嘛呢。。”
“认真学习。”
“。。。”
“好吧其实我真没写,但是我有图片。”【图片】
“我去你带手机去学校?!”
“对啊,只要你明天别卖我就行。”
“略略略,我就买。”
“。。。”
“该死的输入法。。卖。。”
“余方杰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啧啧啧。”
“。。。” 完蛋他是不是看出来了
“好了不说了写作业去了。”
“嗯拜拜”
“拜拜”
关上手机,余方杰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mmp哟。。没想到竟然是被输入法卖了。。不过他应该不会在意吧,嗯一定是这样。余方杰叹了一口气,继续埋身于作业之中,虽然重过了一遍,但作业还是要写的。“任重而道远啊。。”余方杰喃喃道。
【第一部分先写到这里啦。。】

【part.2       张润哲的场合】
(其实事件都差不多,只是视角变了而已。。这绝对不是摸鱼,绝对不是!  心虚.JPG)
张润哲其实也。。重来了一遍。那天他正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突然两边的景色极速向后退,当时张润哲就懵掉了,然后下意识地拿出了手机看了眼时间:2017年10月3日。我艹艹艹艹?!老子回到了过去?!张润哲看了看四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啊 。。不会是手机坏了吧,要不就是谁的恶作剧。嗯一定是这样。张润哲打开手机,随便给人打了一个电话“喂?三宝现在什么时候?”“你怕不是傻了吧,现在是17年啊,诶不说了我去码同人了。”一脸呆滞地挂掉后,张润哲终于相信了,这tm也太奇怪了吧,好不容易中考考完了,现在让我重来一遍?!肯定要干什么事情,(好的张润哲大大你真相了。。)张润哲这么想着,快步走回了家里。

回到家里,张润哲绝望地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好吧我信了,写手你小心点,回来我买你手脚哦(瑟瑟发抖JPG)
虽然无法接受,但是学还是得上的啊,但是。。完全放飞自我之后再起床简直了好吗,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之后看了一眼表:六点四十。???!我要迟到了?!适应了这个世界是有这个设定的张润哲有点懵。不会要抄岳阳楼记了吧。。我靠才我才不要!急急忙忙冲出家门,跑到学校之后,好巧不巧地遇到了余方杰,像往常那样损了余方杰两句之后在预备铃打响之前钻进了教室,还好,班长没发现。

早读是英语,张润哲慢慢拿出英语书,打开一看,我去怎么那么简单,被一个暑假的高中衔接班摧残的张润哲此时终于感到了世界给他的福利,“怎么可以这么简单啊。”他不自觉地说出了这句话,没有注意到旁边余方杰异样的眼神,笑话,难道要让他知道自己又重来了一遍?鬼才想呢。

体育课也是一如既往的简单啊,张润哲这么想着,走到一旁坐下,思考人生。

“张润哲,你是不是觉得很神奇?”身旁传了一个声音。???张润哲转头看去,是一脸笑容的小崔。“什么东西?”“时间啊,别装傻了。是不是很开心?”“我开心你妹,快让我回去。”“诶别急嘛,我可是让你知道了中考的答案呢,还不快快谢谢我。”“我敢打包票,你的目的绝对不是这个。”“诶那么聪明的吗,那我问你,你到底对余方杰这么想的?你不需要给我答案,只要自己想出来就行了。”小崔说完耸了耸肩,指向了余方杰所在的地方,跑到其他的地方去休息了,留下张润哲在原地发着呆。余方杰。。吗。。

诶呀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先去找老余打球去,大好时光可不能浪费啊,张润哲这么想着,向小崔临走时指的那个方向走去,却隐隐约约听到了余方杰起身时的那话“重生 表白 牵强”??张润哲心里有些震惊,莫不是。。余方杰也回来了?!

诶呦,这样发展下去可不好玩了呢。远处的小崔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默默地想。

————————————————
张润哲真心觉得余方杰真是越过越回去了,他看着自己旁边昏昏欲睡不停点头的余方杰,不由得调侃了他一句,在遭到余方杰尽全力的反驳之后。。余方杰成功血槽清零,牺牲在了化学课上,留下张润哲一脸无奈。正好,想想我对余方杰的想法啊。。张润哲记起了体育课上小崔的一番话,看着马上就要流出口水的余方杰,认真地想着。
其实。。余方杰是一个挺不错的人,脾气也很好,自己仿佛与他。。是命中注定的?正好属性相反,但还成了最好的朋友。。嗯一定是这样。。好吧,朋友。。吗?自己对余方杰,到底只是真正的朋友间的友谊吗?张润哲不知道,他好像也不敢知道。万一,知道了是不是连朋友都做不了了?张润哲不敢确定地暗暗下定论。又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正在滔滔不绝讲着的化学老师身上,不让自己步那傻儿子的后尘。
晚上,QQ
张润哲本来正无聊地刷着空间,忽然手机传来一条消息。
“我去润哲你化学最后一题抄了吗?”是余方杰的消息。
“没有。”
“。。。”“那你上课干嘛呢。。”
“认真学习。”
“。。。”
“好吧其实我真没写,但是我有图片。”【图片】
“我去你带手机去学校?!”张润哲想都不用想,屏幕面前的他肯定很吃惊,他耸了耸肩,答道。
“对啊,只要你明天别卖我就行。”
“略略略,我就买。”???张润哲有些懵,他的心好像漏了一拍。
“。。。”
“该死的输入法。。卖。。”张润哲的心情突然有些失落,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余方杰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啧啧啧。”
“。。。”
“好了不说了写作业去了。”
“嗯拜拜”
“拜拜”
(好的尬聊终于结束了)
张润哲关上了手机,闭着眼睛思考到底是输入法的问题还是那个人的问题,可惜最后没有答案。他摇了摇头,继续写那仿佛永远都无法结束的作业,嘴里嘟囔着“烦死了那么简单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再写一遍。。”
(啊,画风完全和余方杰大大不一样啊。。)
【第二部分结束啦。。。】

【part.3   告白】
与作业奋斗了一晚上的张润哲和余方杰两人真的觉得这世界已经没有爱了。。又重新回到了被作业支配的时光呢。感觉怎么样啊(笑)

作者最近出门小心点哦。。咳咳不说了,总之,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是最好的对吧对吧,我绝对没有搞事情,不行你看我正直的表情。

今天天气好像不怎么好呢,张润哲抬头看了看有些阴沉沉的天,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下雨——他没带伞。

好吧总是事 愿违,张润哲看着外面下的倾盆大雨,绝望地想。算了算了,张润哲带上帽子,准备硬闯,反正就到学校前面的那个路口,路程也不长,跑过去应该也是可以的。。吧。。张润哲在雨中内心刷着全屏的mmp。“润哲你没带伞?”身旁传来了仿佛上帝般的声音,张润哲转头一看,是余方杰。“我真是谢谢你了。”张润哲想都没想直接钻入了余方杰伞底下,“蹭一下伞。”“哦哦没关系的。”余方杰忙回答道。两人就这么相顾无言(尴尬)地走完了这短短的几百米,这下张润哲心里刷的可不是mmp了,而是改为了粉色弹幕?哇那么智能的吗,张润哲默默吐槽。

“就到这了?”余方杰停下脚步,侧过头问向低头在心里吐槽的张润哲。“啊,是的,谢谢了。”张润哲说着便要走出伞外,但是突然没有看到自己的家长,以及。。这雨tm是下不完了是吧?!他的身子顿了一下,余方杰好像看出来了张润哲在想些什么一样,收回了本来要离开的脚步,静静地站在那里,给张润哲打着伞。张润哲背对着他,离得很近,近到都能看见他头发尖的水滴,余方杰愣了愣神,轻叹了一口气,让张润哲疑惑地转过头来,余方杰难得正色一次,他轻轻地说(好吧几乎只是做了一个口型):”我喜欢你啊。”“啊?”张润哲有些懵逼,周围的雨声太大他好像没有听清楚。

“我说,我。。我喜欢你。”余方杰微俯下身子,把嘴巴凑到张润哲耳朵旁边,微微顿了一下,但还是再次重复给张润哲听,随后便把伞给了张润哲,自己走了回去,反正这时候雨下的也不大,他这么想着,还可以不让他看出我脸上的红晕。一想到这,余方杰不禁嘴角微微下撇,太窝囊了啊。。算了算了,周围雨声大,能不能听到还不一定呢,余方杰暗暗地想。

余方杰走之后,只留下张润哲独自一个人在原地发着呆,什么嘛。。这就算表白了?一点都不过瘾呢。。张润哲摸了摸了有些发烫的耳尖,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伞,上面还残留着余方杰的温度,嘴角不自觉地漏出了笑意。我也。。喜欢你啊。。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张润哲心想,真是希望时间能停下呢。

【第三部分也结束了。。】


【part.4   回归】
余方杰正在街上快走着,发现周围的景物快速倒退,天气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放晴,他疑惑地抬起头,望着天空,身旁突然传来了小崔的声音,“恭喜余方杰大大达成成就,可以回来啦!”余方杰停住了脚步,向旁边看去,没有人。我去这也太奇怪了吧,莫名其妙我又回来了?!敢情你是让我回去表白的啊!“诶答对了,不愧是余方杰啊。。”小崔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盘旋着,说道。我去小崔你这么厉害你家里人知道吗。。

“哦顺便说一下,回来可别逮着小崔使劲问啊,我不是小崔。我就借用了一下小崔的身体和声音而已,不要想太多哦。哦也许你回去也见不到他了呢。”余方杰听到那个声音说道,不用看都能想到那个人正笑嘻嘻地看着你,没准背后还藏着一把刀。余方杰想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小心翼翼地发问“那,我所经历的,是真实的吗?”“哦这个啊。。回来你去问张润哲不就行啦。”那声音轻快地回答了余方杰的问题。不过好像并没有明确告诉我啊,余方杰这么想着,慢慢地向前走,掏出手机给张润哲打了个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我去为什么打不通?”余方杰震惊地把电话挂断,向那声音询问道。“哦有可能他还没完成任务吧,我刚才有点心急了”“任务?”余方杰重复了他的话,疑惑地反问道。“对啊,要不然我让你们回去干嘛的?”好吧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所以说,张润哲的任务是什么啊?等余方杰反应过来想再去询问时,那声音仿佛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回答他,到时他自己被路人回头看了好几眼,差点被以为成是精神病。

张润哲呆呆撑着伞在路口站着,手渐渐握紧了伞柄,余方杰。。吗。。真是有趣呢。。

“诶嘿张润哲大大玩的开不开心啊。”小崔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打断了张润哲的思路,张润哲皱了皱眉,向四周看了看,结果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疑惑地向“小崔”问道,“喂,你在哪呢?”小崔轻笑了两声,“呵呵,忘了和你说了,我不是小崔啊,我不过就是借用了一下小崔的声音,有可能不还了吧。。”那声音犹豫了一下,仿佛真的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把声音还给原主,随后又轻快地说:“哦那就不还了,反正小崔已经不存在了,再说回你的问题吧。”张润哲默默打了一个寒颤,点了点头。那声音仿佛很满意张润哲的反应一样,继续自豪地补充道:“现在你已经差不多达成了成就,要回去吗?”张润哲踌躇了许久,回答——

1回去HE“当然回去。”那声音仿佛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一样,欢快地说:“那准备好了?我们回去了?”张润哲翻了一个白眼,“不然呢。”
回来之后,在那声音千呼万唤地要求下,张润哲终于同意与余方杰见一面。
“你。。也回到了那里?”余方杰刚一见到张润哲就急切地问道。
“谢谢你,也回到了那里,与我相遇。”余方杰抱着张润哲,轻轻地说。
“滚滚滚,谁让你这么肉麻的,”张润哲翻了一个白眼,顿了一下,才别扭的回了一句,“我也是。”

2不回去BE,“我不回去。”那声音微怔了一下,随即释然道,“那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张润哲眼睑低垂,虽然觉得自己没有错,但是。。好像。。丢了什么东西呢。
其实吧,张润哲不回去的原因很简单,如果留下来的话,会有一个好的前途吧。。事实也确实如此,张润哲考出了一个另大家都震惊的成绩,去了一个十分优秀的高中,前程似锦,张润哲有时会在夜深人静时静静思考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不过,自己好像选错选项了啊。
最后。。终究是物质战胜了情感吗。。

emmmmm深思熟虑了一下。。决定把自己瞎写的双花发上来吧。。

如今,宋朝局势大变,多年隐忍不出的孙世子,终于出手,把当时风头正盛,都差不多要被封为太子的孙九皇子干下了,终身不得翻身。现太子之位空悬,其他皇子也不敢出手,怕也得罪这孙世子。但这孙世子也不向皇帝提起要当太子这件事,这另大家都很不解。但长安城的百姓无不在谈论这位呼风唤雨的孙世子,因为孙九皇子荒淫无度,几度摧残百姓,大家认为,孙世子这是为民除害,却不要求功勋。一时间,孙世子的风头快赶上了天子了。
可是这位“呼风唤雨”的孙世子现在正被一个男子缠着买甜食。。。这是为什么呢,让我们回到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
“我去你们凭什么抓我啊?我就来这找个人我容易吗我。。。”随着一连串抱怨的声音,一名长相清秀的男子被押了进来,他身旁的护卫对孙哲平说“世子,这个人一直在门口嚷嚷着说要见您,还直呼您的名讳,该如何处置?”孙哲平连头都没抬,直接问道“可有通关文碟?”“回世子,没有。”“哦,那就拖下去,先关入柴房再说吧。”“诺。”护卫一边答道,一边准备把这位悲惨的先生——张佳乐给拖下去。
“我靠大孙你不记得我了?!”张佳乐听着他们两个的谈话,脸色越发的苍白,甚至连脏话都冒出来了。
“嗯?”孙哲平听到“大孙”这个关键字眼,几个记忆的碎片好似商量好了一样,闯入了自己的脑海里,他猛地抬起了头望向了准备被押走的少年。 少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他的脑海里顿时闪过几句话,“大孙,你说我们会赢吗?”“大孙,大孙??”“孙哲平,你为什么要走!?”印象里的少年人影模模糊糊的,但是还是可以能深切地感受到他的绝望与希望破碎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孙哲平生平第一次有点慌张了,他抓着张佳乐的双肩,一字一句地问道。
“我是张佳乐啊,你不认识我了?”张佳乐还是一脸茫然,反问道。
“啊,算了,把他放入西阁楼吧。”孙哲平的双手慢慢放开了张佳乐的肩,用手指捏了捏眉,说道。
“可是世子。。。那是玄家指定的地方。。。”护卫有些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战战兢兢地问道。
“玄家不是没来吗,又没什么事。”孙哲平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诺。”护卫连忙回答,恭恭敬敬地把张佳乐带到了西阁楼。
其实这西阁楼没什么漂亮的地方,就是特别安静(好♀办♀事 滑稽),与世隔绝,好商量事情,孙世子与玄家是至交好友,这里自然是玄家预定的地方,可是世子要把这里给一个相识还不到一个时辰的男子??护卫有些要怀疑自己的价值观是否正常了。
“嗯,这里什么都不缺 ,就是少台电脑。”张佳乐看着这屋子的装潢,小声嘀咕着。“电脑,那是什么?”身后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张佳乐回眸一看,啊,是那个丢失了记忆的大孙啊。他没有回答孙哲平的话,而是问了一个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事“这里是什么时候?”“啊?这里是宋朝啊。”孙哲平一脸震惊地看着张佳乐,仿佛在看一个傻子。“哦。。原来是穿越。。。你妹啊。。”孙哲平的脸色越来越古怪,这人不会疯了吧,可是他要来干的正事他终于想起来了,“哦,对了,你刚刚叫我大孙?”孙哲平疑惑地问道。“对啊对啊,你就是孙哲平嘛。”张佳乐理所当然地说。“你刚刚在说这个词的时候,我好像想起来一些片段。”孙哲平如实的说,眼前的这个人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让他完全的信任他,“可以再多说一些吗?”他诚恳的问道。“哦,当然可以。”张佳乐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孙哲平总是让他莫名的安心,他灿烂地一笑,丝毫不客气地坐在凉亭的椅子上,拿出一幅长篇大论的样子,逗得孙哲平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模糊的记忆渐渐变得清晰,脑海里的那层水雾终于慢慢消散。孙哲平发现,自己原来做过那么多的事情。听完过后,他像泄愤似的使劲揉张佳乐的头,笑着说“你肯定把我受伤然后辜负你那段添油加醋了,对不对?”“切,那又怎么样。。”张佳乐抱着自己的头迅速撤离孙哲平的攻击范围,小声地说。孙哲平向前两步,静静地抱住张佳乐,仿佛这辈子都不会放开,“因为不管前世今生,我都是喜欢你的啊。”


“这。。这这可不算理由,我好不容易来宋朝一趟,你得给我买甜食吃来补偿我。。什么桂花糕啦我听说这时候的桂花糕最好吃了,到时候我要先吃啊。”“可以啊,你先吃桂花糕,我先吃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