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梦星空

呐。。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一首歌《巷》,超级喜欢╮(╯▽╰)╭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我不这么认为。——戴妍琦
     “这位小姐,请问你是哪个府上的,为何我没看见你的通关文碟?”面对这位陌生男子的询问,戴妍琦有点慌乱,为什么呢,因为——神TM她是穿越过来的啊喂。。。本来吧,她好好地待在屋子里慢慢悠悠地填着自己留下来的h18的坑,昏昏沉沉就睡过去了,这非常正常。唯一不正常的地方就是为什么我一醒来就变成古代了啊喂。。。
“城里面积大的很呢,你怎么可能把所有人都记住!”戴妍琦底气不足地嘀咕着,还是被面前的男子听到了,男子若有所思,轻轻一笑,说道:“这位小姐风尘仆仆来到皇城,应该是有急事才忘记带通关文碟了吧。”“啊?哦,对,没错,就是这样的。”“那皇城有很多好玩的,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在其他卫士怪异的眼神中,戴妍琦跟着这名男子大摇大摆进了皇城。
      “谢谢你啊,刚才真是麻烦你了。”戴妍琦不好意思地对走在自己前面的男子说道。“哦,没关系,举手之劳。而且,你的眼睛让我想到了我的一位故人。”男子温润一笑回答道,眼睛里流过了一丝悲伤,戴妍琦没有注意到。“诶,对了,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两人走到一家茶馆中坐下,戴妍琦突然说。“名字?很重要吗?”男子疑惑地问道。“当然重要!将来留着报恩呢!”戴妍琦特意加重了口气,严肃说道,可是眼睛里的好奇还是出卖了她。男子今天是第三次笑了,随即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肖时钦。”戴妍琦差点没把刚喝到嘴里的茶喷出来,“队队队队长?”“嗯?什么是队长?”肖时钦歪了歪脑袋问道。“啊,那是我的家乡对恩人的称呼,以后我可以喊你队长吗?”戴妍琦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肖时钦意味深长地看了戴妍琦一眼,说道:“可以。”“喔噢,好的谢谢队长。”戴妍琦开心地叫道,心想终于不用改口了。。。。
      “不过你一个女子来皇城这里干嘛,这里马上就要出大事了你不知道吗?”肖时钦像想到了什么事一样转头望向了戴妍琦,阳光洋洋洒洒地撒在了肖时钦的脸上,再加上肖时钦有些认真的脸,如果再有一个眼镜的话,可能戴妍琦真的会认错人。真是可惜了,他不是他。戴妍琦心里这么想着,口上回答着肖时钦:“啊?要出事?”“对啊,这阵子都在传的,全国都知道了。”“哦。。那我就住你那吧,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肖时钦本来想套戴妍琦的话的,所以没有跟上戴妍琦跳脱的思路,顺嘴接了一句“嗯。”等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那边的戴妍琦已经在欢呼了。想必这个女孩应该流离失所了吧。肖时钦这么想着,微微叹了口气,把戴妍琦领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我的天,你住的地方那么漂亮!”戴妍琦一进大门就止不住的赞叹,可她又好像想起来什么“诶,等等,你早上不是在城门口查岗吗,怎么这么有钱?”她疑惑地问道。“啊,这些是官府赏赐的,也就一个小宅子。”肖时钦有些慌乱地说,不过粗线条的小戴还是没有发现,“那也很精致啊,没想到队长你这么有品味。”“承蒙夸奖了,你的房间在那边。”肖时钦听了一名官兵的话后,皱紧了眉,草草跟戴妍琦指了一下位置就跟着官兵走了出去。留下戴妍琦自已一个人在风中凌乱——队长我是路痴啊喂。。。。
      等到夕阳渐渐染红了天,戴妍琦倚在一根柱子上看着台阶上绿油油的青苔快睡着的时候,肖时钦终于出现了。“怎么样,房间还喜欢吗?”肖时钦问道。“队长,我不认识路。。。”“哦,是我忘记了,我来给你带路吧。”“诶嘿嘿,谢谢队长。”戴妍琦开心地说,并没有意识到肖时钦说话的奇怪之处,然后。。。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你没事吧?”肖时钦担心地问道,但转念一想,你是她什么人呢,为什么要这么关心她?你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去关心她?队长吗?好像现在已经不是了吧。。可是戴妍琦没有想那么多,兴致勃勃地跟肖时钦说:“队长,皇城里有什么可以做的吗?我想挣点钱。”“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自己的身体吧。”肖时钦看了戴妍琦一眼,无奈的说。“怕什么,我从小就是挨病挨过来的,这就是感冒,没事的。”戴妍琦白了肖时钦一眼,很不屑地说。“那也不行,你先把病养好才能去训练。”肖时钦严肃地说道。“训练?”戴妍琦终于发现了肖时钦这连续的口误,疑惑地问道。“啊,就是给你安排好了一份工作,明天就能去训练了。不过你得先把病养好。”肖时钦咳了两声,有些慌乱地说道。“哦,我知道了”戴妍琦把头低了下去,静静地思考着。
      其实这间房子还真是不错,肖时钦还给自己配了一个老奶奶来给自己作伴。戴妍琦坐下来,微微正色,向老奶奶询问道:“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回小姐的话,这里是F国。”“那肖时钦是什么来头?”“哦,在几个月前,突然回来的九皇子。”戴妍琦可不管什么九皇子不九皇子的,只是“突然”这个词仿佛给了她一个提示。“突然?”“是啊,听说九皇子都已经死了呢。也许九皇子福大命大吧。”“哦。。。我知道了,谢谢你~\(≧▽≦)/~”“啊,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老奶奶笑着回答戴妍琦,“这孩子真是可爱。”
      第二天,天空微微下着雨,很细,但是却让人不得不打着伞,戴妍琦根据老奶奶的话,左拐右拐,期间问了无数个人肖时钦的屋子在哪里,终于找到了肖时钦的屋子,看见他的门还没有打开,戴妍琦就站在离门几步远的地方,细细地大量着这间屋子。其实肖时钦没有睡觉,他一晚上都在想戴妍琦为什么回来到这里,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来带自己回去的吗?肖时钦苦笑一下,她应该巴不得队长不回去才对吧,那样就不用训练了吧。。他皱了皱眉,合上了一夜未看的书,推开了在自己面前的窗,正好看见了在雨中打着伞的戴妍琦。
戴妍琦叹了口气,正准备回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突然转回了头。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小戴妹子后来美滋滋地心想。细细的雨丝轻轻地敲打着戴妍琦的伞面,她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也同时抬头看向了肖时钦。不得不说,肖时钦的确很惊讶,不过他向戴妍琦笑了一下,以表礼貌。接着,肖时钦张了张口,想告诉戴妍琦一些什么,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心想,既然她很喜欢这里,自己就不应该出现才对吧。可是戴妍琦明媚地笑了起来,那笑容仿佛知道了肖时钦在想些什么一样,她小声地说,这声音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走吧,雷霆战队队长肖时钦,我带你回家。”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