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梦星空

emmmmm深思熟虑了一下。。决定把自己瞎写的双花发上来吧。。

如今,宋朝局势大变,多年隐忍不出的孙世子,终于出手,把当时风头正盛,都差不多要被封为太子的孙九皇子干下了,终身不得翻身。现太子之位空悬,其他皇子也不敢出手,怕也得罪这孙世子。但这孙世子也不向皇帝提起要当太子这件事,这另大家都很不解。但长安城的百姓无不在谈论这位呼风唤雨的孙世子,因为孙九皇子荒淫无度,几度摧残百姓,大家认为,孙世子这是为民除害,却不要求功勋。一时间,孙世子的风头快赶上了天子了。
可是这位“呼风唤雨”的孙世子现在正被一个男子缠着买甜食。。。这是为什么呢,让我们回到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
“我去你们凭什么抓我啊?我就来这找个人我容易吗我。。。”随着一连串抱怨的声音,一名长相清秀的男子被押了进来,他身旁的护卫对孙哲平说“世子,这个人一直在门口嚷嚷着说要见您,还直呼您的名讳,该如何处置?”孙哲平连头都没抬,直接问道“可有通关文碟?”“回世子,没有。”“哦,那就拖下去,先关入柴房再说吧。”“诺。”护卫一边答道,一边准备把这位悲惨的先生——张佳乐给拖下去。
“我靠大孙你不记得我了?!”张佳乐听着他们两个的谈话,脸色越发的苍白,甚至连脏话都冒出来了。
“嗯?”孙哲平听到“大孙”这个关键字眼,几个记忆的碎片好似商量好了一样,闯入了自己的脑海里,他猛地抬起了头望向了准备被押走的少年。 少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他的脑海里顿时闪过几句话,“大孙,你说我们会赢吗?”“大孙,大孙??”“孙哲平,你为什么要走!?”印象里的少年人影模模糊糊的,但是还是可以能深切地感受到他的绝望与希望破碎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孙哲平生平第一次有点慌张了,他抓着张佳乐的双肩,一字一句地问道。
“我是张佳乐啊,你不认识我了?”张佳乐还是一脸茫然,反问道。
“啊,算了,把他放入西阁楼吧。”孙哲平的双手慢慢放开了张佳乐的肩,用手指捏了捏眉,说道。
“可是世子。。。那是玄家指定的地方。。。”护卫有些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战战兢兢地问道。
“玄家不是没来吗,又没什么事。”孙哲平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诺。”护卫连忙回答,恭恭敬敬地把张佳乐带到了西阁楼。
其实这西阁楼没什么漂亮的地方,就是特别安静(好♀办♀事 滑稽),与世隔绝,好商量事情,孙世子与玄家是至交好友,这里自然是玄家预定的地方,可是世子要把这里给一个相识还不到一个时辰的男子??护卫有些要怀疑自己的价值观是否正常了。
“嗯,这里什么都不缺 ,就是少台电脑。”张佳乐看着这屋子的装潢,小声嘀咕着。“电脑,那是什么?”身后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张佳乐回眸一看,啊,是那个丢失了记忆的大孙啊。他没有回答孙哲平的话,而是问了一个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事“这里是什么时候?”“啊?这里是宋朝啊。”孙哲平一脸震惊地看着张佳乐,仿佛在看一个傻子。“哦。。原来是穿越。。。你妹啊。。”孙哲平的脸色越来越古怪,这人不会疯了吧,可是他要来干的正事他终于想起来了,“哦,对了,你刚刚叫我大孙?”孙哲平疑惑地问道。“对啊对啊,你就是孙哲平嘛。”张佳乐理所当然地说。“你刚刚在说这个词的时候,我好像想起来一些片段。”孙哲平如实的说,眼前的这个人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让他完全的信任他,“可以再多说一些吗?”他诚恳的问道。“哦,当然可以。”张佳乐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孙哲平总是让他莫名的安心,他灿烂地一笑,丝毫不客气地坐在凉亭的椅子上,拿出一幅长篇大论的样子,逗得孙哲平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模糊的记忆渐渐变得清晰,脑海里的那层水雾终于慢慢消散。孙哲平发现,自己原来做过那么多的事情。听完过后,他像泄愤似的使劲揉张佳乐的头,笑着说“你肯定把我受伤然后辜负你那段添油加醋了,对不对?”“切,那又怎么样。。”张佳乐抱着自己的头迅速撤离孙哲平的攻击范围,小声地说。孙哲平向前两步,静静地抱住张佳乐,仿佛这辈子都不会放开,“因为不管前世今生,我都是喜欢你的啊。”


“这。。这这可不算理由,我好不容易来宋朝一趟,你得给我买甜食吃来补偿我。。什么桂花糕啦我听说这时候的桂花糕最好吃了,到时候我要先吃啊。”“可以啊,你先吃桂花糕,我先吃你。”(//@/ /- //@//)

评论

热度(1)